首页 >  记者看两会  > 正文

戳“痛点” 解难点 找准突破点

——全国人大代表热议“农村垃圾治理”

时间: 2018-03-22     来源: 中国建设报

本报记者 黄梅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新筑场泥镜面平,家家打稻趁霜晴”;“炊烟在新建的住房上飘荡,小河在美丽的村庄旁流淌……我们世世代代在这田野上生活,为她富裕,为她兴旺……”千百年来,人们寄情田园、赞美田野、记住乡愁。随着城镇化高速发展,农村生产生活发生巨大变化,却也带来了垃圾飞速增长、生态环境破坏日趋严重等问题。农村垃圾治理、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已迫在眉睫。

2018年年初,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行动方案》。农村垃圾、污水治理和村容村貌提升被确定为三大主攻方向。改善农村环境、实现乡村振兴、建成美丽乡村,农村垃圾治理成为必过的坎。但如何戳中“痛点”、解决难点、找准突破点,在今年两会上被人大代表热议。

“病根”深

近年来,各地区、各部门认真贯彻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农村垃圾治理取得了一定成效,但脏乱差的问题在部分地区还很突出,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要求和农民群众的期盼存在差距。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到2016年年末,有生活垃圾集中或部分集中处理的村落占比超过7成。其中,东部沿海地区超过9成、中部地区约7成、西部地区约6成,而东北地区仅略高于5成。

全国人大代表、江苏万顺集团董事长周善红指出,农村环境问题若不得正视,将愈发严峻。他说,当前大部分农村地区处理垃圾还依赖于“污水基本靠晒、垃圾基本靠烧”等原始办法;购物袋和垃圾袋多以廉价塑料包装为主,“限塑令”形同虚设;由于收运成本高,很多地方的垃圾房、垃圾池基本没人管……

“农村生活垃圾的污染更直观、也更严重,不仅影响村容村貌,更重要的是污染水源、农田且难以复原。”周善红强调。

“许多村庄已被生活垃圾包围,出现了农村道路无人清扫、垃圾无人清理和无处可去的状况以及生活垃圾‘没人管’、‘没钱管’、‘没机制管’的难题。”全国人大代表、安微省农科院副院长赵皖平指出,“垃圾围村”现象比比皆是,目前大多通过乡(镇)、村自治,以相对粗放的模式零散化治理,没有长效机制。

“诊治”难

“‘垃圾围村’是痛点。建设美丽宜居乡村,农村垃圾问题必须解决,但这比想象更艰难。”全国人大代表、华裕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王连增认为。

对此,全国人大代表、浙江省湖州市长兴县煤山镇新川村党总支书记张天任表示:“源头分类是农村生活垃圾治理一大难点。由于垃圾分类及运维成本高,加重乡镇和村集体经济负担,即便在浙江的农村这样经济发展和生态文明建设水平比较高的地方,资源化利用都处于探索之中,投入大、产出小,可持续发展还未被认可。”

炫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