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来,《中国建设报·冷暖家居》专刊编辑部(以下简称“本刊”)在针对北京市“煤改电”用户满意度而进行的新一轮调查中发现:北京市的“煤改电”村民家空气源热泵供暖系统的运行费用之间差别非常之大。其原因,值得相关单位进行深入研究。
在经历漫长的等待之后,北京市的部分“煤改电”用户终于领到了2016年~2017年度采暖季采暖电费的补贴。长期以来一直令他们忐忑不安的“‘煤改电’后一个采暖季到底要花多少钱”的疑问,终于有了明确的答案。补贴到手后,这些“煤改空气源热泵”村民对自家电供暖系统的满意度到底有多高呢?
本刊从采集到的392份“煤改空气源热泵用户满意度调查问卷”中,按照用户的采暖面积,抽取出采暖面积在“60平方米~140平方米”之间的“煤改空气源热泵用户”,并划分为“60平方米~80平方米”“80平方米~100平方米”“100平方米~120平方米”“120平方米~140平方米”四组,然后在每组用户中挑出15户围护结构保温状况良好、供暖末端均为散热器的用户。
山东省作为一个处于非“禁煤区”的农村人口大省,其正在推进的农村清洁供暖工作既孕育着巨大的商机,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因此,山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的《关于推进农村地区供暖工作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实施意见”)一直备受社会各界的关注。那么,到底该如何准确解读这一“实施意见”?
作为清洁供暖主要方式之一的燃气采暖热水炉(俗称“壁挂炉”, 以下简称壁挂炉)供暖,在我国分户供暖市场上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近年来,这种供暖系统在我国民用住宅中的安装量每年都数以百万计。但由于2016年之前这种产品都主要安装在城市住宅中,因此,这一供暖系统在我国农村地区的应用效果到底如何,很多人至今仍持怀疑态度。
明年开春之后,我打算把我家的散热器也换成地暖。”春节前夕,北京市房山区长阳镇佛满村的“煤改气”村民段大姐在谈及自家的供暖系统时,语气中充满了坚决。
2月28日,有山东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山东泰安市住建局、泰安市节能办、分户供暖行业相关机构的领导和专家以及燃气采暖热水炉企业代表参与的“中国清洁供暖(山东‘煤改气’)论坛”,在山东省泰安市举办。
在不久前山东泰安召开的“中国清洁供暖(山东‘煤改气’)论坛”的对话环节,山东建鲁城乡发展中心主任邵喜泉,对于部分与会代表提出的“山东省的煤改清洁能源是不是更倾向于电供暖”的疑问,进行了回答。
在供暖实践中,部分村民在选用清洁供暖方式后如果供暖体验非常糟糕,他们不满的情绪就极易蔓延到当地更广范围内的村民中去。这种情况,就不幸出现在河北省任丘市石门桥镇西关张村。这种情况,应引起相关行政机关和企业的重视,并努力避免“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现象在以后的清洁供暖工作中发生。
与北京的“煤改电”项目一样,河北的“煤改气”项目在进入采暖季后也开始接受考验,与很多读者非常关心北京的“煤改电”一样,不少读者也非常关注河北的“煤改气”。他们很想知道:壁挂炉供暖系统在河北农村住宅中的供暖效果到底怎么样?费气儿不费气儿?老百姓满意不满意?

炫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