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勘察设计  > 正文

用“负建筑”赋予建筑设计场景精神

——看隈研吾的设计如何做到“天人合一”

时间: 2018-01-24     来源: 中国建设报

当下,建筑设计已不再仅仅将目光放在建筑本身上,而是逐渐从点、线、面转向整个空间和环境的生产与设计,建筑所体现的内涵与精神实质也变得尤为重要。源于古罗马时期的场景精神(Genius Loci),因强调一个场所不仅要拥有实体形式还要具有精神意义且能让人们产生认同感与归属感,在现代建筑设计的语境中越来越得到重视。日本建筑设计师隈研吾的作品就很好地诠释了这一设计思想和精神内涵,创造出“天人合一”的境界。

建筑设计要为精神世界提供空间

从古罗马时期开始,人类就相信每一个场所空间都有其守护的神灵,这是人类对于超越自身能力的外在力量的敬畏与信仰,更是对于精神空间不可或缺的一种肯定。由此,场所精神也一直是人类生存居住环境中始终不变的内在力量。在现代建筑学的语境下,场所精神则是说某场所或某建筑空间的背后一定有其意义深远的精神内涵作为支撑。

诺伯舒兹在其1980年所著的《场所精神:迈向建筑现象学》中提出,场所精神的基础是自然环境,或称为自然场所。他认为,自然场所不仅仅是一种现象发生的集合,也是具有结构并蕴含意义的。场所精神是在人们的空间体验中逐渐形成的,这与人们对这一设计空间所产生的方向感、归属感与认同感都是密不可分的。

现代社会物质条件的不断充裕,人们的居住环境被大量标准化的外在物质所占据,而精神与个性则受到一定程度上的压抑。建筑设计所要做的就是为人们的精神世界提供一个包容、安抚与慰藉的空间,这样的设计才能够充满灵魂。

建筑的场景精神要想真正打动人心,主要依靠的就是感知与体验。只有当人们的自我感知与对于建筑空间的价值感知达到一定的契合度,才会使得人们对于这个建筑空间产生某种认同感与归属感。“腹有诗书气自华”,对于建筑设计来说是同样的道理,当建筑由内而外散发出一种独有的生机与内涵时才能够引起人们精神上的共鸣。

将建筑尽可能融入自然直至“消失”

隈研吾作品的场景精神体现在他的设计理念,即:天人合一,巧妙融合功能、装饰与人三大主题,其精髓就是将建筑尽可能地融入自然直至“消失”。他曾说:“我们的欲望希望我们把建筑物从周围环境中分割出来,我们忘记了建筑的本意是让我们容身、让我们居住得更舒服,而一味地将建筑当成‘物’,在其身上画满了各种符号,直至将我们自身淹没”。他由此提出了“消失的建筑”、“弱建筑”、“负建筑”的理念。他的建筑设计在注重功能性的同时,更注重创造一种思想与灵魂对话的场所和空间,将无形的思想以有形的建筑形态表现出来,达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状态。

竹屋是隈研吾作品“长城脚下的公社”系列之一,整体建筑的材料主要由竹子构成。竹屋建造在狭长的山岩之间,掩映在郁郁葱葱的树木之中,给整个自然场景注入了灵气与生机,竹子的排列有序也象征了长城“墙”的特质。阳光透过玻璃天幕穿过一条条竹子倾洒在室内的空间中,极富动感与变化,与外界环境浑然一体,散发出一种禅意的东方精神与气质。

莲花别墅建造于日本一座深山的河畔,别墅庭园中注入静水并种上莲花,莲花的秉性则是这座建筑所要表达的内涵。露台的墙面布满了矩形空洞,就如西洋棋盘一般,使得风能够从这里透过,极为灵动。墙面由石灰华板和不锈钢栏杆共同构成。坚硬厚重的石头与不锈钢材料很好地衬托了浮在水面上的莲花与莲叶的轻盈姿态。

作品Z58水/玻璃位于上海番禺路的繁华地段,是隈研吾设计的一幢综合大楼。水庭空间是其中尤为出彩的一部分,百叶状的镜面让光线照进水庭,明亮而富有动感、波光粼粼,仿佛奏响一曲水与光的完美乐章,美不胜收。

很长时间以来,“强建筑”在现代建筑设计中极为普遍,强调将建筑作为主体而忽略了对于周围生态环境的影响或者没有好好利用自然环境将其融为建筑设计的组成部分。隈研吾所呈现在世人面前的建筑则恰恰相反,他的设计是内敛的、对环境友好的。他的“负建筑”做到了尊重历史、尊重传统、尊重场所原有的精神气韵并结合现代设计做到了道法自然。这也正是值得我们反思的地方。在建筑设计中,不论在原材料的运用、设计流程的改进或者设计技术的更新等方面化繁为简,在保证设计质量的原则上进行合理简化,很多时候其实是一种优化与升级,不但能节省大量的成本与时间,还能使设计的效率更高、流程更优、发展更具可持续性。陈 婕

炫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