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学研与就业  > 正文

教师的敌人是自己

时间: 2018-01-24     来源: 中国建设报

田 飞

在人类历史上,几乎从未有一种工具能像手机这样与人类紧密相连,直至发展成为人类的“第二器官”。人们的工作、生活、娱乐、出行几乎全部可以与之相关。在它给人们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带来了许多问题。

在教育领域对手机最头痛的问题莫过于“课堂注意力”的争夺战。与在课堂上使用手机侵占注意力的问题相比,“阅读小说”、“发呆走神”、“讲悄悄话”…… 这些从前教师们认为的“传统课堂问题”,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为了将学生从手机世界里拉回现实课堂,教师和校方不可谓不努力。通过媒体,时不时会听到各种版本的“手机应对”策略:校方提供36格手机保管袋、发现手机扣学分、安装信号屏蔽器、高校教师怒砸3台iphone等等……课堂的注意力争夺战花样百出、愈演愈烈,但是效果甚微,而且还面临法理依据缺失的尴尬。教师没收、禁用手机的本意,当然是为了学生在课堂上能够维系高度注意力,共同实现教育目的,出发点原本不错,但这场战争的难度却绝非“禁用手机”这么简单。

为什么会这样?先入为主总是难以避免的。人们在描述手机的使用时,通常会在前面加一个“玩”字:“玩手机”,这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人们对它的态度,一如人们刚刚接触计算机时,也会被人称为“玩电脑”,但今天还会有人怀疑计算机在学习、工作中的作用与价值吗?而手机也是生产力工具的一种,如同计算机一样。因此,笔者认为,课堂上不应该禁止手机。就如同课堂上不会限制使用钢笔一样,工具本身无罪,问题的核心重点在于如何使用工具。工具肯定不是也不应该是教师的敌人。真正的敌人是教师们依然不够开阔的教育视野、升级缓慢的教育观念、技术陈旧的教学方法、对学生次代差异的视若无睹……教师的真正敌人是教师自己。

教师是如何成为自己的敌人的呢?有很多表现。

坚持自己绝对正确。讲授课程、批阅作业、确认毕业选题、审阅研究生论文……从事教育工作时间久了,若不小心,很容易陷入一种“绝对正确”的幻觉之中:学生若有不同,便认定是错,倘若有学生提出异议,便觉得学生“不懂尊重自己”,却忘了“爱真理胜爱吾师,青出于蓝胜于蓝”等道理。

无视不同年代的学生个体差异。QQ几乎是所有青少年的必备工具,但它的创始人马化腾最大的忧虑是自己越来越看不懂年轻人的喜好,虽然这曾是他最擅长的。所以在腾讯有许多产品经理和用户研究员在专门研究90后、00后。试问有多少教师又曾像产品经理那样去认真研究自己知识传播的“目标用户”呢?“如今的学生越来越不懂得尊重”、“一届不如一届”、“回想起我九十年代那批学生真是好”反倒是常见的感慨。

拥护鄙视链。不同高校有不同的学科特点和培养目标,“方向不同”,评价特征及标准不同,因而产生了各种形式差异,从C9到“985”和“211”、一二三本再到职业院校,从各种国家重点实验室到各省市级工程中心,从各类综合排名到再到专业学科排名……社会和学界因此形成了一些娱乐性的鄙视链,大家会心一笑也就罢了,但一些身处其中的高校学者却有些“不知所措”,甚至将平台的优越性误解为自身的优越,进而在学术和教育活动中不能平等对待学生和其它教育客体,甚至公开评价如“大学不是培养职院学生的地方”。笔者认为,这不仅有失公允,也暴露出其对教育本质的曲解。

理论与实践分离。高校里的不同专业有不同特性,有重道者,有重术者,但无论什么专业,都应该在理论和实践之间保持平衡,而作为教师,亦应如此。微博上一些学生这样调侃道:“从没做过工程的老师教工程,从没做过设计的老师教设计。”这就体现出在应用性学科的教学活动中,专业教师在本专业实践能力的短板。虽然这并不可怕,实践训练和技能经验可以习得,但可怕的是有教师以“形而下”、“我们不是培养匠人”等说辞将“技能与实践缺失”的短板反转成为合法性优越,这才是可悲之处。

上述这些批评有些来自学生的观点,有些来自前辈的总结,有些来自教师之间的交流。笔者认为,停滞的成长意愿,限制了认知水平、限制了学习动力。如果无法突破,自己才是自己最大的敌人。手机不是教师的敌人,教师的敌人是教师自己。

炫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