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山东省滨州市惠民县坚决贯彻中央和省市城乡垃圾治理决策部署,高度重视村镇人居环境建设,始终把城乡环卫一体化作为推进美丽乡村建设的重要内容,加强组织领导,加大资金投入,完善基础设施,健全长效机制,取得显著成效。自2012年以来,全县城乡环卫建设运行经费累计投入2亿余元,“户集、村收、镇运、县处理”的城乡生活垃圾收运处理体系实现常态化、规范化、长效化运转。
2015年浙江省绍兴市柯桥区在城区开展垃圾分类试点工作,2016年又开始探索农村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在打好垃圾分类处理这场持久战中,柯桥区始终坚持分类源头和处置终端双管齐下,并通过源头智能化分类和终端自动化处理,探索出了一套生活垃圾分类行之有效的方法。
在陕西省延安市黄龙县,最近一段时间垃圾成了“抢手货”。这一变化,得益于黄龙县于今年4月创办的“垃圾兑换银行”。
近年来,我国以城市生活垃圾处理为核心的环卫事业与社会经济同步高速发展,取得了巨大成就。但同时还存在一些较为突出的薄弱环节,还需要进一步夯实基础,补齐短板,破解难题,切实服务于城乡环境质量改善这一根本目标的实现。
在宁夏回族自治区吴忠市利通区马莲渠乡巴浪湖村,近日,该村677户村民家里安上了抽水马桶,村民如厕不再是难事。村民丁兰花告诉记者:“现在可真是方便多了。原来家里没有厕所,要去外面很远的旱厕。尤其是冬天,很不舒服。” 巴浪湖村是利通区农村污水处理及厕所改造的试点村。从今年开始,该区坚持示范引路,整村推进,引导群众主动参与,利通区的农村厕所改造驶入了“快车道”。
公共厕所便利、厕内干净、设施齐备,一直是评判城市是否宜居的一项重要标准。随着人们对公共环境要求的不断提高,持续改变过去公厕“脏臭”形象、提高公厕建设管理水平成为城市管理的重要内容。2016年以来,北京市以品质提升为核心,在公厕建设管理方面出标准、定要求、抓实行,让公厕“净”起来,让北京“靓”起来。
近年来,荣成市将全市涉及环境卫生方面的工作全部纳入环卫部门统一管理,创新了“环卫+”模式,即:城区环境卫生管理+扬尘污染治理+渣土车辆管理+商品混凝土预拌站+公交候车厅+城际铁路站物业+数字化城管+除雪防汛;农村环境卫生管理+镇街驻地+干线公路+河道沿线+铁路沿线+公交站厅牌,市域内环境卫生管理“一手抓、全覆盖、无盲区”,真正实现了“大环卫”管理模式,城乡人居环境质量稳步提升,连续多年在山东省电话满意度抽查中名列前茅。
厨房的剩饭剩菜,扔进垃圾桶后,将去往哪里?据悉,福建省厦门市拟于今年年底开建一个餐厨垃圾处理厂,餐饮垃圾和厨余垃圾“两手抓”。
自2016年全面部署开展农村生活垃圾分类“三化”处理工作以来,全市4238个建制村已启动此项工作,1959个建制村已完成,垃圾“三化”处理村数居浙江省首位。其中,仙居县基本实现了县域农村生活垃圾分类“三化”处理全覆盖。
“请将剩饭放进那个桶里。”一位身穿义工红马甲的少年,拦住了一个正要倒剩饭的机关干部,并告诉他,剩饭应倒进另一个桶里。这是日前笔者在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政府机关食堂看到的一幕。当天,由南山区生活垃圾分类管理事务中心(以下简称“南山区分类中心”)与南山区义工联联手举办的垃圾分类督导活动正在进行中。

炫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