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建筑创新  > 正文

保护修缮 百年寺院移形换位

——国内首例木结构庙宇带文物整体平移项目揭秘

时间: 2018-01-08     来源: 中国建设报

本报记者 丁艳彬

玉佛寺大雄宝殿长约30米,宽约25米,外观为宋式两层宫殿式建筑,古朴庄严。为消除安全隐患,大雄宝殿借助现代平移技术向北移位30.66米,到位后顶升1.05米。内部佛像及文物同步完成平移,这在国内建筑史上尚无先例。

百年寺院修缮备受关注

百年玉佛寺修缮是2017年上海优秀历史建筑保护的热点项目。在严密监测下,经过15天的紧张施工,大雄宝殿整体向北平移30.66米,向上顶升1.05米。这是全国首例木结构庙宇带文物整体平移项目。

玉佛寺始建于1918年,经过百年变迁,寺院建筑整体存在不同程度的木构老化、倾斜、腐朽等损坏,局部蛀蚀。近年来,玉佛寺周边众多高层建筑大规模施工,对寺院建筑基础和建筑物的结构产生了影响,加上市政道路抬高,造成寺内积水、倒灌严重,面临着消防、交通、建筑结构、高密度人员集聚等公共安全隐患。

为了消除隐患,更好地保护寺院历史建筑,玉佛寺于2014年7月正式启动消除安全隐患保护性修缮工程。

大雄宝殿平移与顶升是修缮工程的重要施工阶段,由于难度高且在国内尚无先例,因此备受社会关注。

据施工方上海建工四建集团有限公司总工程师张铭介绍,这次平移的原理是,先对大雄宝殿进行加固托换,与原基础切断,再将其放置在平台上,准备整体移动和抬升;之后,在平台下部修建滑移轨道,使大雄宝殿沿着轨道方向滑移到新的位置,并抬升就位;最后,将大雄宝殿与新基础进行连接。

有人将玉佛寺的平移与10年前著名的上海音乐厅平移项目相提并论。不同的是,音乐厅的砖混结构使整个平移过程类似于推一个“箱子”,而大雄宝殿木结构不生根的特点使其过程类似于推一张“桌子”,“桌子”下方还需带着所有佛像、佛台一起移动。在此过程中,如何保障整体结构和佛像文物的安全,对于施工方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前沿技术助推平移成功

面对挑战,施工方运用了大量前沿技术支撑运营管理。大雄宝殿虽为单层建筑,但结构错综复杂,陈列佛像形态各异,单一扫描方式无法兼顾建筑外部庞大的数据量和内部高精度细节的要求。为此,施工方运用了三维激光扫描、近景测量、无人机航摄影像等技术,对大雄宝殿进行快速扫描,采用数据融合技术实现2D和3D影像融合,对三维场景精准复原。

施工方还研发了“互联网+”移位远程智能监控平台,将平移顶升过程中的设备运行状态、施工状态、安全监测等各类数据进行整合并可视化。将数据驱动模型技术与BIM(建筑信息模型)模型相互关联,通过手机网页等端口即可远程实时监测大雄宝殿移位进度和状态,为现场动态管理提供便捷手段。此外,在二层土方开挖过程中,全程使用静力水准仪及振弦式表面应变计,运用电脑软件进行数据采集,对大雄宝殿的微应变量、沉降及倾斜状况进行全面监测,保证可能影响建筑主体变化的施工作业中的结构安全。

施工方还将传统工艺与现代新技术紧密结合,运用仿宋举折压弯工艺优化铜瓦施工,采取偏心下锯、弯曲原木合理截断法等系列工法提高综合出材率和锯材质量,研究木包柱与钢柱的全新连接方式,优化桩位方案解决现场触檐难题等。

运用新技术“修旧如旧”已成为这座古寺修缮的点睛之笔。

探索历史建筑保护创新路

玉佛寺修缮工程是上海市优秀历史建筑保护工作的缩影。

上海市历史文化风貌区和优秀历史建筑保护委员会办公室秘书长曾浙一介绍说,为了妥善保护优秀历史建筑,上海先后制定了一系列政策法规。同时,出台了风貌区保护、详规控制、市区分级管理、房屋交易管理、房屋征收基地严格建筑保护和风貌保护道路管理等方面的规范性文件。

“在上海,近现代建筑50%以上都由百姓在使用。如果按照文物保护法来管理实施,可能对百姓居住使用的行为限制很多。因此,上海市借鉴国内外经验,结合自身实际,走出一条近现代历史建筑保护的制度创新之路。”曾浙一说。

在取得保护实践成效的同时,上海市优秀历史建筑保护管理工作历经20余年发展也遇到了一些瓶颈问题,如违法处罚过轻、社会资金投入顾虑大、公房管理困难等。

据曾浙一介绍,目前上海正在进一步加强法制、机制、体制和保护体系建设,发动市民参与保护志愿者队伍,促进依法保护管理、依法使用,使历史建筑保护管理走上可持续的长效发展之路。

炫图